logo
返回

画家谢晓冰工作室着火 痛失百余件珍贵艺术品

  “我下午5点多离开,晚上8点多回到这里,已经烧完了。就剩下这堆东西。”日前,画家谢晓冰指着只剩下炭灰的位置跟收藏周刊记者说。前后不过三个小时,画家谢晓冰投入使用一年多、面积200多平方米的木结构画室,几乎瞬间随着大火消失。据谢晓冰介绍,被大火吞噬的,包括有他自己的近百幅画(包括底稿),其中有40多幅画敦煌的,还有李可染、潘鹤等名家字画,以及不少红木家具,“损失至少几百万元。”关于艺术品保险问题,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称:“要让艺术品自如地进入保险领域,首先要解决的是价格评估问题。”

  “我下午5点多离开,晚上8点多回到这里,已经烧完了。就剩下这堆东西。”日前,画家谢晓冰指着只剩下炭灰的位置跟收藏周刊记者说。前后不过三个小时,画家谢晓冰投入使用一年多、面积200多平方米的木结构画室,几乎瞬间随着大火消失。据谢晓冰介绍,被大火吞噬的,包括有他自己的近百幅画(包括底稿),其中有40多幅画敦煌的,还有李可染、潘鹤等名家字画,以及不少红木家具,“损失至少几百万元。”关于艺术品保险问题,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称:“要让艺术品自如地进入保险领域,首先要解决的是价格评估问题。”

  8月31日晚8点左右,谢晓冰突然接到了朋友电话,称画室火灾。于是,立刻驱车回画室。实际上,就在大约两小时前,他才像往常一样从画室离开回家。这始终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然而,等他8点多再次回到画室所在地时,大火早已吞噬了苦苦经营一年的画室,剩下的,只有来围观的群众以及刚刚把大火扑灭的消防员。

  9月3日,收藏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警方早已拉起了警戒线,只见鱼塘中央剩下一片黑漆漆的木炭,隐约还能看到没完全烧完的书籍纸屑。

  看着自己“消失”了的画室,谢晓冰几度表示不忍直视,谈及这次火灾的损失,他对屋内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

  “我自己的作品47幅,其中包括十几幅敦煌壁画题材的作品,还有几十幅早年的底稿。另外,还包括李可染、潘鹤、陈金章等前辈给我题的字画,还有一幅著名油画家艾中信的油画也被烧了。红木家具则有酸枝书橱一个、紫檀书橱两个,还有一个博古架、十八张民国椅子、两张民国的八仙桌、四个鸡翅木的画案……估值损失至少数百万元。”

  这间画室,位于番禺新造镇思贤村鱼塘上,为了能够专心创作,躲开喧嚣的闹市生活,早在一年多前,谢晓冰在朋友帮助下选址,投入了大量精力把原来建在鱼塘中央的一间木结构房子进行了改造,过上了“隐居生活”。

  就在今年5月,收藏周刊记者曾前往体验,当时也感慨在烦嚣的社会中,竟然有这样的画家甘于寂寞。室内几乎每个细节,都被画家巧妙的心思装饰得十分有趣。

  这次失火是在傍晚,而不久前的连续两次失窃也在这个时间点上。谢晓冰介绍,他一般下午5点半后离开画室,只有傍晚这个时间段没有人看守,晚上则有工人在一旁的小房子里值班看守。因此,他怀疑有人早就来此踩过点,因为,无论是偷窃手法还是时间点,都显得对此十分熟悉 。

  “第一次是在5月底,被偷走了价值数万元的普洱茶,当时没太在意,没有报警但装了监视器,第二次,大概是7月15日左右,盗贼非常熟识屋内情况,他连我什么时候装了监视器都清楚,他在进屋之前,把监视器破坏了,这一次他把装裱好的作品,卸下框,拿走了四幅画,还有二十几枚图章、三盒不同颜色的印泥,古董架上所有的古玩全部被盗走,睡觉的毛毯以及装水的水桶均不见了,怀疑盗贼用毛毯包裹了古玩用水桶装走,还有平常把玩,挂在墙上的海南黄花梨,平常捶背用的,都不见了,甚至连镇纸也拿走了,这让我非常吃惊。第二次丢失的估值50多万元, 那一次我报警了,但直到火灾发生的时候,警方还在调查中。”

  由于木结构以及建造在水面的原因,消防员始终无法到烧剩的木炭上取证,直至发稿前,火灾原因仍待调查。然而在谢晓冰看来,他怀疑是被人纵火。但他说,自己深居简出,并未与任何人结怨。

  对于本次火灾处理的期望,谢晓冰说:“我只希望警方能尽快把第两次失窃的事查个水落石出,这样便能查出火灾的原因。 ”

  这次谢晓冰的画室火灾,价值数百万元画作付之一炬,不禁让人惋惜。如何可以让因大火或者大水而损失的艺术财产得到相应的一点点的弥补?艺 术品保险无疑又一次成为大众关注的热点。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对此便早已有所关注,“十几年前,我就想为自己的藏品购买艺术品保险,但始终没有保险公司愿意接受参保。其中,无法界定艺术品价格是主因。同一个画家,不同作品价格相差太远。让不少保险公司对艺术品参保望而却步。”

  何文发表示,抵御盗贼,只能从防盗硬件方面加强。“我现在只能跟当地派出所联合,用红外线来监控,加强防盗。”

  据何文发介绍,也并非所有艺术品都无法进行参保,目前保险公司愿意接受参保的,主要集中在一些大拍卖行上拍的作品,“但这方面的手续也很繁复,包括送拍、定价等每一步都十分严谨。”

  而作为从事保险业多年的资深人士周全胜则告诉收藏周刊记者,国内艺术品保险很早就有,但有特定的条件,类似莫奈、毕加索等大家的作品,大部分保险公司均愿意接受参保。“但这种一般是在特定的环节,例如从某地到某地,这个过程的失窃、损坏等意外保险,另外,如果艺术品进入银行的保险柜,在这样特定的地点中,也能购买相应保险。”

  他介绍,艺术品保险方面,在国外要比中国成熟一些,这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相比国画,油画的鉴定更容易一些。而在国内,之所以很少保险公司愿意给艺术品做担保,主要原因在于三个方面,“真假问题,价格判断问题以及保存问题,这也是国内艺术品金融始终无法向前走的阻力。”

  何文发称:“要让艺术品自如地进入保险领域,首先要解决的是价格评估问题。”

  而周全胜则呼吁:“作为收藏家,需要有艺术金融的意识。收藏的成本不仅仅在于购买藏品,更重要的是如何维护,这对环境,对安保,都需要提高警觉。”

  莫斯科当地时间2014年3月4日,始建于1757年的列宾美院发生火灾,令古建筑系在大火中化为废墟。列宾美院作为世界四大著名美院之一,其逾250年的存在历史让学院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艺术财富。作为历史遗留下来的财富,消失于大火中的列宾学院的任何建筑已不再给后来者瞻仰的机会,这样残酷的现实,难免让人伤怀。

  2004年5月24日早晨,伦敦东区一家艺术品仓库失火。逾百件英国当代视觉艺术作品被焚,其中包括许多引起过剧烈争议和公众广泛关注的英国当代艺术大家的作品。据报道,这些作品均为著名的英国当代艺术收藏家查尔斯的收藏品。直至两天后,大火仍余焰未灭,仓库所在建筑物被烧成一片瓦砾。伦敦消防局发言人称这次火灾火势非常大,几英里外都能看到火灾现场冒出的黑烟和红色火焰。查尔斯的发言人称,毁于火灾的当代艺术品超过百件,价值可能高达数百万英镑。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