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皮斯特莱托:北京也是一个苹果

  北京的环状城市规划和叫“苹果”的艺术品有种莫名的联系。经过一段时间的压抑和沉默之后,中国当代艺术正在爆 发

  可以说都是为此次展览来创作,当然理念肯定和过去有关联,是一种过去的延续,但作品可以说都是新的。比如说, 那个“苹果”,是由一圈一圈的线条构成苹果的形状,当我后来看到北京地图时,突然发现北京就是这样一种环状的城市,这 种艺术的感觉好像和北京的城市规划有种莫名其妙的联系。小苹果的形状就像紫禁城,外面就是二环、三环、四环,这真的是 一种感觉带过来的。我不知道在中国苹果代表着什么,对于我来说,苹果是最大自然中最原始的果实。

  可以说这里有“生态”,但是除了有纯自然生态的改变外,更重要的是人类思维的转变、人类头脑的改变,我们要用 更理性的办法去改变自然,而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去破坏自然。

  无论是您早期的绘画,还是后来的装置作品,都喜欢运用“镜子”做材料或采用“镜中形象”,能谈谈您对此的想法 吗?

  首先,镜子从物质的角度来说,是能更为完整地展现现实的工具和手段,可以把我们做看到的现实完全反映出来的一 个手段。另外,除了能把人的影像反映之外,镜子还能更广泛地展现其他的概念。

  观众是我的作品的一部分,他(她)亲身参与了作品。在这个艺术的环境里,观众是非常执著、积极的状态,成为作 品的主角。

  我们比较熟悉的是你60年代的作品“破布维纳斯”,能谈谈这个作品的创作意图吗?

  这个作品反映了两种相对立的状态、情境。维纳斯作为传统的艺术品,存在于人们心目中的是传统美,破布表现的是 对它的改变,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去消费它,通过时代流行的态势去改变它,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我想展示的传统和现代的对 立。维纳斯作为传统本身她是永远不会变的,但是破布是会永远地被改变,所以说是永恒和被改变之间的关系。

  从我开始从事艺术以来,我发现自己和这个社会之间的很多问题,比如我如何融入社会的问题。但逐渐我发现,通过 我所做的艺术,我找到如何在社会中立足,如何去寻找自己在社会中位置的方法。艺术是和创造力息息相关的,而创造力对一 个社会来说又是如此之重要。所以我希望艺术在未来的社会生活中有它的社会责任所在,起到它应有的责任,希望用艺术去改 变人们的生活和观念。

  您参加了很多次威尼斯双年展和卡塞尔文献展,近年来,也有一些中国艺术家也参加了这两个大展。不知道您对中国 当代艺术的了解有多少?

  我看到中国当代艺术正在非常繁荣的发展中。我个人认为,可能是经过了过去一段时间的压抑和沉默之后,爆发的力 量更强。现在的中国艺术家正处于爆发之中吧。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