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分论坛北京艺术品市场的现状分析及促进北京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政策建议文字实录

  12月20日上午,第七届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首届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峰会在北京歌华大厦召开。现在会议进入自由讨论阶段,第一阶段讨论的主题为北京艺术品市场的现状分析及促进北京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政策,主持人为北京市文促中心副主任吴锡俊,参与讨论嘉宾分别为北京画廊协会会长程昕东、百雅轩画廊董事长李大钧、太平洋财险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杨廷英、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梅建平。

  吴锡俊:刚才任强先生非常简约的从五个方面做了全面的介绍,尤其提到了保税区的建设,这是我们一会儿讨论当中非常重要的话题。接下来就进行第一个主题的讨论阶段。主题仍然是艺术品市场的现状分析及促进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政策建议,这里边我们有四位讨论的嘉宾,一位是北京画廊协会的会长程昕东先生,还有百雅轩画廊的董事长李大钧先生,还有太平洋财险北京分公司副总理杨廷英先生,还有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梅建平先生。

  程昕东:刚才听到了很多领导的演讲,以及最近几年来文化的发展,繁荣献计献策,包含从90年代初到现在很多的一些实践,那么20多年一个长期的实践的结果,让我们明确了文化艺术的重要性,无论对民族,无论对我们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我觉得最关键的是如何去总结我们已有的经验,制定合理的专业的文化,以及如何在国家的层面上来让各个领域相关的产业之间进行一个协同的努力,来共同的为这个系统制定真正意义上的有利于文化发展的政策,保护文化遗产非常重要,这可能不是我的专项,但是我要谈的在我们整体文化遗产的过程当中,如何去鼓励推动当今正在倡导的文化艺术,我觉得这个需要细分来谈,制定有关的政策显得非常迫切,一个国家文化的内涵不应该仅仅停留在GDP的贡献上面,要有一个更大的格局,要在一个真正国家的角度上来谈,如果说仅仅把它作为交易的内容,那么我觉得就贬低了文化的价值,所以当代我们面临很多当代文化艺术的创作,面临很多的纠结,因为我们没有明确的政策方向,我们没有真正的给予当代文化艺术创作合理有效的政策,那么现在到了需要我们去解决的问题,这里面就包含着合理的文化政策,我们需要一切对文化发展各种的像基金会,美术馆,画廊等等等等这些机构需要有合理的扶持政策,拿出具体的策略出来,拿出具体专业的一个方法出来,我们不能进行以画廊的名义进行注册,我们现在北京要成为世界性文化大都市的时候,我们真正艺术品流通的渠道不那么畅通,我们所有的对中国的文化发展,有充满理想的个人也好,机构也好,想为国家捐赠文化艺术作品,我们还需要他们去付各种税,不能给予他们支持,那么怎么可能调动一个全社会的无论是国家和民间的力量共同为中华民族的,再一次文化繁荣的发展尽心尽力呢?我就是一个抛砖引玉,我们可以去探讨。

  吴锡俊:对于政策提出了非常好的设想,你是作为画廊一线的,你需要我们怎么样出政策,你们最欢迎,最需要?这是非常重要的。

  李大钧:今天的议题比较大,我想谈一点具体的项目,具体的案例,中国的市场是一个多元的共生的这么一个生态,在这个生态里面,有一级市场,有二级市场,还有艺术家的创作,还有个体经营者,当然现在也有各种资本的设立,包括政府各个单位对于文化创意产业艺术品产业的参与,那么形成了一个比较繁荣的,也比较多元的局面,我觉得这个现象应该让我们看到非常欣喜的,但是在整个经营生态中,我觉得除了看到许多个别项目的繁荣发展之外,整个生态的构建实际上是非常不合理的,甚至有越来越恶化的这样一个可能,越来越不平衡的可能,比如说一级市场,我们说画廊的市场,在艺术品交易一线做工作的市场主体,这个矛盾集中体现在是一个双向的挤压,一个中国现在艺术家的个体创作和私下交易应该是盛行的,这是一个长期以来没有改变的,当然我们不是完全站在指责的立场,但是应该说是有过多的思想交流,使得市场主体的存在没有那么多的利益。第二,拍卖行业过度的发展,一个大的国际性的艺术品市场,他们总体上应该是根据国际性的艺术品市场的格局来做的,很长时间没有很大改动,那么以这个画廊行业来看,目前集中体现在市场主体的构建比较艰难,画廊行业处在市场当中的末端,受挤压的程度也比较大,就税收的人员刚才有关领导提到了很多,因为画廊行业有的时候还承担了交易税费的不给问题,大家知道我们国家的出版行业,图书行业增值税是13%,是不是现在还更低一些,但是艺术品行业因为很难确定,或者说没有具体的政策,这样一个高的税费使得正规军每天在和游击队比较,这个局面的改变应该成为政府层面政策的优先考虑,刚才介绍到北京有众多的拍卖公司,但是我想未来的一个艺术市场真正良性的发展,应该同样要有更大的数量的画廊或者艺术品商店的支撑,恐怕这个才是更加良性,我就说这么多。

  吴锡俊:确实你是在一线提出这个问题,也是大家很关注的。那么接下来杨廷英。

  杨廷英:大家上午好。其实我们也做了工作,我们也被文化部定为试点单位之一,那么我们在这几年艺术产业发展做了一些工作,实事求是讲这个应该说是刚刚起步,今天参加这个会以后,今天主要谈的是艺术品,我们搞的保险更多从艺术行业这个角度,包括影视这个角度全方位的做了保险的准备工作,也是根据境外的一些方式方法,我想作为我们保险界如果说民间的东西,目前还不需要我们保险介入,但是随着大的文化产业的投入以后,就离不开保险的支持,像银行有信贷,有融资,那么在做产业过程当中有风险,要通过保险分散风险,化解风险,这是伴随着我们文化产业的发展,进入了文化领域。通过这几年的接触,谈谈对于我们来讲比较关注的。第一,还是环境,说大了,是我们国家的诚信差一点。第二,现在包括市场上讲的很多拍卖,明明知道是假的,还继续拍,反正有人买,所以这个环境整个对我们文化产业的发展应该说是比较致命的,说白了击鼓传花,谁传到最后砸在手里了,这是从市场的角度和监管的角度怎么去把这个进行完善。另外从我们保险的角度,我们几大原则之一,诚信原则,我们的拍卖市场或者保险的标地得不到很好的确认,那么我们在承保方面要出现了很大的难题和困难,这个在保险界也是很困难,所以我完全赞同前面的领导,从多方位,包括刚才第一位发言的司长讲的四个方面,从资质,鉴定流程,包括规范制度,还有通过科技手段解决我们的整个一个市场的环境,我觉得不仅是画廊画展,保险支持,包括银行的信贷等等,我觉得这是最基本,最基础的东西,我的想法,希望政府在这方面多下点力气,因为税收其他方面我们涉及的不多,在这方面也提不出其他的太多意见,谢谢大家。

  梅建平:谢谢主持人。刚才我听了文物局的于局长做了很多的介绍,北京现在已经在艺术品的交易方面,我想不是世界第一,也应该是世界第二,这样一个非常令人可喜的进步,在短短的改革开放30年的时间里面,应该是1992年以后,小平南巡讲话以后,但是我想从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个发展还是未来有很大的空间,因为严格来说,从经济学的角度,我们北京虽然是龙头老大的地位,但是从国际的眼光来看,从经济来看,它还是区域型的艺术品市场,还不是世界性的这样一种市场,因为它交易的还是局限于中国的艺术品,还没有把全世界的进行交易,如果从区域走向世界,我认为首先要进行一个思想大解放,这个思想解放主要要从我们原来的计划经济时代鸟笼经济的模式到市场经济的管理模式,也就是说我们政府的市场化学,国际化来着手,我们应该充分考虑到文交所是非常大的创新,他就是机遇大的环境当中,因此需要把文化产业里面的一部分资产把它解放出来,成为金融资产来补足中国资产不够的局面,我想天津还有其他的一些文交所过去做了尝试,但是也出了一些问题,这个问题我认为不是份额化交易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没有门槛,因为我认为下一步的发展,是不是应该从提高投资门槛,然后杜绝机制功能来考虑,是不是可以从柜台交易,也就是类似于股市的三板和四板的角度重新恢复发展起来,使这个市场上能够提供流动性,如果金融不发展的话,那么刚才杨总说的保险行业,也就没有相应的发展企业,限制了所谓的艺术品基金和信托的发展,如果没有机制的话,这些金融机构是发展不起来的,这是第一个看法,认为需要可以考虑的。

  在这里,我想除了有两个限制以外,另外我认为从监管的角度,他实际上是需要政府机构做一些事情,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信息要做到充分的披露,然后另外一点就是要杜绝所谓的利益输送,我认为所谓的文交所出的问题,都和刚才所讲的大众化方面出了问题。

  第二,刚才海关的领导在北京艺术品交易方面他们做了很多配合的工作,我认为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我们能不能思想更解放一点,北京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交易中心,我们能不能再往前走一步,北京能不能建立所谓的艺术品交易的自由港这样的概念,实行 低税,甚至零关税,当然文物交易除外,那么也就是说创造一种非常好的环境,让所有国际的艺术品都在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的平台上进行交易,我最近在海外进行游览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切身之痛,我们的孩子要看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品创作的话到海外去,你到伦敦之后,我们的博物馆还是区域型的美术馆和博物馆,他没有人类最好的东西,那么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是欧美处于经济不起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把个人的额度提高,能够进口最好的艺术品,来充实我们的美术馆和博物馆。

  第三,我们要成为北京重要的交易中心,要做一些基础重要,其中比较重要的就是数据的工作,包括艺术品指数的编制工作,这个工作虽然看上去不是很重要,在交易里面到底这些数据能够起什么作用,他既不是物品的本身,也和钱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我认为比如说天津文交所出了问题,包括高价的高估,实际上是跟数据的不完善有关系,如果我们把数据的基础工作做好了,把一些虚假的交易数据剔除了,我认为交易中心就有了非常重要的基石,那么我想上面提的这三点建议,我想北京的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我们还必须要从一个解决就业这样的高度来考虑问题,因为我现在感到很担心的也感觉很痛心的事情,我们现在高等院校,包括综合类的院校,我们现在和艺术相关的毕业生每年差不多有几十万,那么这些孩子他们毕业以后到底去哪工作,现在有很多毕业以后工作不对口,大力发展北京的作为一个艺术品的交易中心,特别是世界级的交易中心,就会创造出很多很多的工作机会,为我们的后代创造美好的工作机会,使得他们能够享受到经济发展所得到的好处,谢谢大家。

  吴锡俊:感谢梅教授,咱们这个话题是对整个市场现状的分析以及政策的建议。像梅教授提出了自由港这个是比较大胆的想法,目前这些都是艺术品交易当中大的问题,导致这样的问题,就是一些短缺和规范的问题,我想这也是在制定政策的时候需要着力的方向。我们原来安排有个茶歇,我想因为时间的关系,咱们就不茶歇了。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