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评论:为何国人花巨款买艺术品却仍被称土豪?

  2015年4月11日,由广州市融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广州新电视塔管理有限公司主办的2015年第一场艺术大讲堂在广州塔五楼珠江厅开讲。主讲人朱绍良是古代书画收藏家,曾于2010年被《收藏家》杂志评为全球华人收藏家榜首。在讲座中,他结合今年苏富比、佳士得等春拍所展现的新讯息,为听众分析当下收藏“新常态”。

  这些年来,中国的大藏家不仅乐于到国际市场上回购中国古代书画、瓷器、玉器、青铜器等藏品,也渐渐将目光投向了西方艺术。2013年王健林以2800万美元在纽约佳士得购买毕加索《两个小孩》、2014年王中军以6200万美元在纽约苏富比购买梵高《雏菊与罂粟花》,都是这方面的代表性实践。但是,在朱绍良看来,“中国人现在有钱了,也愿意到国外购买艺术品了,可是人家还是觉得我们是‘土豪’。”

  在讲座开始时,朱绍良就提出了问题——为什么英国人发财称之为绅士,美国人发财称之为托拉斯,日本人发财称之为财阀,唯独中国人发财后被叫做土豪?他认为,这与我们在选择艺术品时所持有的眼光有关。

  朱绍良举《雏菊与罂粟花》为例说:“非常可惜,这并不是梵高作品中前十位的。王中军本身是学油画的,他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最崇拜的就是梵高,在一个场合,我当面问他为什么要买这件作品,而不买同一场的马奈的代表作、在西方出版著录无数次的《春天》?他回答我说,‘我买回去马奈,问一百个人能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名字就不错,我拿回去梵高,一百个人里面总有一半知道他’。马奈的《春天》无论是艺术造诣还是在美术史上的价值,都远远超过《雏菊与罂粟花》,王中军做出这样的选择,多少是出于担心拍回到中国后的无奈。”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今年3月的佳士得安思远专场拍卖上。朱绍良认为,虽然安思远是西方艺术界所公认的独具眼光和品位的收藏东方艺术的大藏家,但是在这些拍品中,仍然存在个别“高价成交却物非所值”的现象。例如3月17日晚间拍出的一套四张明代黄花梨圈椅,以968.5万美元成交,创造了黄花梨家具拍卖世界纪录,但朱绍良则表示:“我和马未都先生讨论过,它只不过是安思远把故宫博物院的修复专家请到美国,把它的皮壳包浆做得非常好,968万买它,真是‘土豪’了一把,这圈椅不过是实用器,不是观赏器、陈设器、祭器,更不是孤品。它根本不值这个价。随后在纽约苏富比上拍的那件明代郑和书法写经《发心愿》,同样是明代的东西,我想有文化的士绅一定会选择再大一口要写经。”

  同样在安思远珍藏专场上,有三件铜器的成交也值得作一比较。首场拍卖第一件拍品“西汉鎏金铜坐熊摆件”被英国收藏家以285.3万美元的价格收入囊中;西藏11/12世纪的铜瑜伽士坐像以486.9万美元被上海藏家刘益谦拍入,创西藏雕塑拍卖的世界最高纪录;另一尊尼泊尔13世纪的鎏金铜观音立像,成交价822.9万美元,创尼泊尔雕塑拍卖的世界纪录,据称也为中国藏家买入。朱绍良分析说:“三件相比之下,英国人赢了,这件汉代金熊虽然小,但是它包含的文化价值是最高的。买鎏金铜观音的那位中国藏家输了,它是尼泊尔的,原因就在这里。”

  在艺术市场上,作品价值与价格不对等的情况时有发生,在高价购得的藏品有可能并非物有所值的另一面,是“物超所值”的可能性,朱绍良观察到,今年春拍中表现出“天价成交也许是捡漏”、“艺术珍品可能低价成交”的现象,这说明藏家对一些艺术家和藏品的功课还没有做足,研究还没有到位,但同时也就为有准备的人提供了“原始股”。

  朱绍良告诉大家,总体来看,今年纽约春拍显示“中国古代书画表现靓丽”,对于古代书画收藏,他认为一定要收宋元书画,因为在中国书画造诣方面,确实存在着“今不如昔”的遗憾。“宋代是我们中国绘画最顶峰的时期,后来的画家难以企及”。

  在讲座中,朱绍良始终强调“艺术品价格的增长会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因此不能像对待股票、基金等投资方式一样,看到涨价就立刻出售,而要沉得住气,“艺术品的价值是搁出来的”。另外,收藏应该求“精”而不求“多”,收藏十件一般作品还不如收藏一件精品。

  5.切记跟风,板块轮动,长线.在经济条件允许下,选择美术史上记载、著录的艺术品。

  7.收藏的主流方向是名人书画;皇家及重要文人士绅的艺术品具有社会时尚性;

  9.释出艺术品要有前瞻性、地域性;购藏过程中逐步升级换代,提高自己收藏品位。

  信息时报:我们知道你对广东也是非常熟悉的,那么对广东收藏家们有怎样的观察与建议呢?

  朱绍良:广东这边我每年都会过来两三次,广东的藏家,前些年主要局限于岭南画派,后来大家也逐步到国际市场上去买东西,他们现在收的东西,古代书画、陶瓷、清三代的玉器,也是比较多的。其实广东在近代史上有很多大藏家,比如十三行潘家的收藏,康有为收藏的永乐大典、梁启超收藏的颜真卿真迹,都非常有名。近年来,我发现广东差不多的收藏家都逐步向书画界转变。对广东藏家我想说,如果你具备实力了,收藏还都是地域性的东西,那就太局限了,要把思路打开。另一点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应该把藏品拿出来分享评判、互相交流。

  信息时报:在收藏界,也有许多人认为进入古代书画收藏的门槛太高,所以应该从在世画家的作品收起,慢慢展开收藏领域。理由大概有三点,第一是今人与我们的审美情趣相同,更容易理解作品;第二是艺术家在世或者其子女学生在世,鉴定困难较小;第三是古代作品流传有限,没有充分挑选的余地,而近现代或在世艺术家作品丰富,可供优中选精。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

  朱绍良:我觉得你刚才说的这确实代表了收藏群体的一个方向,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但这种思想恰恰是错的。正是因为没有超前意识,没有走到别人前边,所以你所收藏的,就只能随波逐流,追涨杀跌。其实近现代一些画家,我毫不客气的说,他们与我们古代的书画大师的造诣与文化积累相比,都差得太远。

  第二个问题你刚才说到鉴定,其实书画家在鉴定自己的书画方面屡屡出现误区,艺术家不认识自己早年作品的事件发生过好几次,画家子女和学生的判断也不一定靠谱。画家有笔会酬答、馈赠之作,不一定都给家属、学生说。

  如果你要涉猎古代书画收藏,你就要做相应的准备,你不专门下功夫去研究,就永远不可能去玩。不是说你今天进入买当代、明天买近现代、后天就顺理成章能看懂古代,不是这样的。看懂古代书画需要大量的文化积累,还有古汉语知识、对古代书法的识别、古代印章的识别、以及对书画材料的识别、印泥的辨别、著录书文本的识别……它是一个综合的体系,对待古代书画只有一个态度,就是要有准备,准备好了你就玩,没准备好你就不要玩。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