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浅谈民间古代艺术品的资产化、金融化、证券化

  史海遗珍百集纪录片北京首映式顺利举行,从南苑机场坐飞机回中山途中思绪绵连想谈谈我对古代艺术品金融化的看法。

  通过这几年在民间收藏界的拜访参观,通过积极参与文保会的各种藏家活动,通过阅读收藏前辈的各种文章,我亲身解并确信了一个铁的事实:古代艺术品的民间存量极其惊人,其中,国家文物局刘玉珠局长在接受凤凰卫视吴小莉专访时承认民间古代艺术品的存量是国有馆藏的数十倍,那么国有馆藏官方数据是几千万套件,那么按刘局长的估算民间古代艺术品的数量大概有数亿件以上,同时,民间古代艺术品的品类极其丰富,包括不限于瓷器、书画、和田玉器、地方玉器、翡翠珠宝、田黄、青铜器、金银器、漆器、木器等,其中瓷器数量最多最丰富,书画的信息场最大,三星堆玉器、红山玉器、良渚玉器等地方玉器的时间相对最为久远。

  前不久我在澎湃新闻看到了一则体制内关于文物资源是否要资产化的激烈辩护,上海张建国作为藏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最近国家文物局开了一场文物资产的研讨会,官方提文物资产的是比较少的,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无论国有文物还是民间古代艺术品,资产化是金融化或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化的标志就是要确权,就像土地有了土地证、房地产有了房产证、股票需要有股权证,由于文物法和民间古代艺术品生态的复杂性,民间古代艺术品的确权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有些民间社团组织为藏家的藏品做备案登记,也算是一种第三方确权,逻辑上没有毛病,但数亿计的古代艺术品在流通性差的环境下备案登记工作可能并不比人口普查简单,民间社团机构如果做到了就是奇迹。

  假如这数亿件的民间艺术品被官方确权了,就是数百万亿的庞大资产,就像土地有土地证以前和有土地证之后价值将产生巨大的变化,这也许正是千千万万收藏家坚持不懈为古代艺术品奔走和呐喊的动力所在,理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只要以资产化的确权为前提,同时又一定的流通性为基础,才谈得上金融化,才谈得上古代艺术品的银行质押,试问哪家金融机构愿意为既没有确权有没有流通性基础的古代艺术品资产做质押呢,即使有权威确权,如果庞大的民间古代艺术品存量谁来做收藏家的接盘侠,金融机构是专业进行风险评估和管理的盈利机构,不是慈善机构,因此金融机构是不会做接盘侠的,因此现阶段谈艺术品金融化恐怕只能画饼充饥,如果实在要谈艺术品金融化,比如有某些风险投资基金看好古代艺术品资产化的可能前景,做一些低流通性资产的资产配置,这对基金来说有极大的流通性风险,愿意真金白银冒这个风险的基金恐怕凤毛麟角,而大多数收藏家而言,由于文化情怀、个人爱好、投资心理等各种原因冒了极大的流通性风险正好做了民间巨量古代艺术品的接盘侠,经常听到藏家调侃自己的住房变成仓库了。

  根据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的说法,金融的本质是跨时间和空间的价值交换,而古代艺术品是具有天然的金融属性的,古代艺术品通过祖先的充满智慧和创造穿越时间和空间与我们结缘,将来通过古代艺术品资产化后把价值跨时间和空间传递下去。

  古代艺术品的证券化是金融化的高级阶段,古代艺术品的证券化需要满足5个条件,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