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富艺斯拍卖行为何重回上海滩?专访富艺斯拍卖行亚洲区副主席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亚洲区主管陈遵文

  2018年5月4日,富艺斯2018春拍亚洲巡展上海站如约而至。这间始建于伦敦,拥有200多年历史的拍卖行,将上海预展现场选址于海派文化与巴黎风情并存的石库门建筑群落--建业里。清水红砖、马头墙,历史所赋予建筑的隽永映衬着展厅内光彩夺目艺术品。

  根据富艺斯数据显示:自富艺斯2015年于香港建立亚洲总部起,亚洲买家持续在富艺斯全球各地参与拍卖和交易,包括纽约、伦敦、香港及日内瓦,人数增长高达133%(截至2017年年底)。富艺斯拍卖行亚洲区2017年的成交总额,较2016年上升13% ,显示区内藏家越见活跃(2016: 7,846万美元; 2017: 8,837万美元)。客户群也续渐增长。香港2017年秋季拍卖买家当中,43%是全新客户。这些数字均在说明着富艺斯亚洲的成长之迅速。但,是什么原因让富艺斯在2018年选择重回上海?他们在未来的发展规划是怎样的?

  带着这些疑问,典藏Artcoco对富艺斯拍卖行亚洲区副主席/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亚洲区主管陈遵文(Jonathan Crockett)先生进行了访问。

  陈遵文:富艺斯在2015年于香港建立亚洲总部,将办公室设立在香港。 2016年我们在香港举行了我们的第一次拍卖会,并且来到上海预展。两年来,我们的亚洲业务一直在激烈而快速地扩张。概括地说,我们是在“试水”。这次,我们精心选择了不同品类的70件重点拍品带来上海,融合了西方与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从数万至数百万美元不等。我们通过这种方法来测试市场,开拓市场。此前,我们通过在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建立代表处,进行市场拓展和测试后发现,我们在当地有代表且能与藏家有良好互动和沟通的地区,都会收获更好的结果。

  富艺斯2018春拍上海巡展现场,富艺斯拍卖行亚洲区公关关系总监容灵芝女士及腕表专家陈慧雯女士与现场嘉宾亲切交谈。

  最近,我们委任张文嘉女士为中国区域总监,并且在中国大陆成立了团队,张涵静女士也在上个月加入了富艺斯拍卖行上海代表处。我们认为现在是最恰当不过的时间,所以我们又回到上海并举办预展。上周我在韩国参加了韩国空间的开幕,就像今天我们的预展一样,几百人参加了当天的开幕酒会,藏家、媒体齐聚,这些都证明我们的策略是正确的。拍卖公司间的业务非常相似,但是我们在当地有驻地代表,可以增加与藏家的日常沟通交流,参与当地的活动,不论是在藏家的家里,还是在美术馆或是画廊。

  陈遵文:富艺斯亚洲总部建立之初只有数位职员,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富艺斯拍卖行在亚洲的员工人数已有近50位。职员的增加,让富艺斯能大力扩展客户群:亚洲藏家在富艺斯全球的买卖总额高达逾1亿7,000万美元(截至2017年底),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增长近10倍。我们的亚洲总部在香港,在台湾地区、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都有自己的区域代表,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未来我们将巩固这些代表处的表现,做到我们的最佳水平。我认为,我们在中国大陆有很大的增长和发展空间。

  今年3月,富艺斯的首个亚洲艺术空间在香港中环甲级商厦圣乔治大厦开幕。同时,富艺斯亚洲总部也搬迁至此。这是富艺斯进入亚洲以来的重要里程碑。未来,我们将在这个空间里定期举办展览、拍卖预展、展售会、文化活动及其他活动。过去,我们是在一间非常小的办公室中工作,现在富艺斯亚洲总部不仅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拥有足够的展览空间,可见富艺斯的发展速度是怎样的。下一步,我们计划深耕东南亚市场,目前正在为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寻找合适的人才。

  Coco:这次预展,我们最为期待的赵无极作品《04.01.79》没有出现在上海预展中,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幅作品吗?

  陈遵文:这幅作品代表着赵无极在1970年代创作风格上的重要转变。近年市场积极追捧博物馆级的赵无极大作,而今次富艺斯上拍的《04.01.79》是艺术家该时期其中一幅最重要的作品,正是提供了收藏罕见赵无极画作的良机。

  赵无极在《04.01.79》中,捕捉了宋、元两代传统中国山水画的神髄,并糅合西方油画以颜色和色调对比来呈现的光暗效果,创造出如此独特原创的抽象作品。他在1970年代初重新投入水墨创作;而本幅画中一抹抹的黑调,正是源自他的水墨实践。他在《04.01.79》中营造出寓意山水的氛围,并以水墨画的丰厚轻柔笔触,把壮丽的风景和高山碧树描绘出来,气势磅礴。赵无极创作《04.01.79》之时期,正是他重振艺风、全面展示崭新创作风格之年,在画作中可见其随心所至、坦然平静的情怀。在本作品中更是显然易见,他以充满意境的手法描画出恬静优雅的自然景致。

  从以往相似度较高的拍品取得的成绩来看,我们比其他拍卖行要好一些;同时,我们与委托客户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合作,他非常信任我们,了解我们在亚洲的历史、取得过怎样的成绩。在互相了解与信任的基础上,他决定把这件作品委托给我们。

  作为一间拍卖行,我们的当代艺术拍卖部分已经非常优秀了,目前正在着重建设20世纪艺术拍卖部分。非常幸运地是,我们得到了这张赵无极1970年代、尺寸位踞前十大画作之一的委托;我们确信它会开创赵无极作品这一阶段的新纪录,甚至进入赵无极作品拍卖纪录前十名榜单。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就是你有足够的自信,就会取得一个非常棒的结果。

  Coco: 我们知道富艺斯将在5月27日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夜拍”中呈现一场非常重要的私人委托“现代主义的先驱者:席尔斯(Scheeres)收藏”精品拍卖,其中有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林寿宇、常玉等艺术家非常重要的作品。席尔斯先生似乎是一个非常神秘的藏家。关于这位神秘的委托人和这次委托,有没有可以透露的消息?

  陈遵文:席尔斯先生和富艺斯,以及我个人相识很久。他是荷兰人,目前居住在摩纳哥,他过去二十多年都常常来亚洲与艺术家见面,也参与艺博会和拍卖。在过去接近三十年期间,席尔斯先生收藏了一系列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的亚洲艺术作品,全部出自重要的现代和当代艺术家的手笔。目前市场非常活跃,富艺斯做了非常大的努力,良好且持久的客户关系,让我们获得了这组展现亚洲艺术在六十年间转型和变化的作品。最重要的是,席尔斯先生感到他的收藏与富艺斯的品牌特点十分契合。

  “现代主义的先驱者:席尔斯(Scheeres)收藏”精品拍卖中,岳敏君、张晓刚、方力钧作品(左起)

  富艺斯希望这次精品拍品能够成为一个案例。如果对比不同公司卖出的类似拍品的拍卖结果,例如油画、或者其他标的物,你会发现,富艺斯的拍卖结果更加出色,我们试图拍出更高的价格。这些都没有被我们的藏家和客户忽视掉。转变似乎发生在一瞬间。最初,富艺斯拍卖行在亚洲没有历史可言,非常难找到拍品,几乎处于猎食的状态。因为最初的几场可圈可点的拍卖,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富艺斯提供最好的拍品,我们可以从中精选出顶尖级的拍品并呈现于市场。

  富艺斯2018春拍上海巡展现场,墙上作品左起分别为艺术家方力钧和刘韡作品。

  富艺斯是一个全球性的团队,会通过专业性分析拍品适不适合我们,或是它在哪里销售会取得最好成绩,伦敦、纽约、香港还是其他地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决定将这个精品拍卖放在香港。我在负责香港的销售,香港是一个非常高质量的地域,我们认为这是它在亚洲取得良好成绩的最佳机会。这次我们选择了一些重点拍品带来上海,其中一些是来自席尔斯收藏精品拍卖中的拍品,在我们看来,这些来自中国的艺术品能够回到中国才是最重要的。

  此幅作品从未见于拍场。艺术家张晓刚本人形容这幅画作是十分个人化及极为重要的。作品的视觉动力来自艺术家自身家庭的感伤照片,描述的是他哥哥的百日诞辰时与父母的合照。

  此幅作品从未见于拍场,是艺术家方力钧早期的重要作品。画中场景展现了1978年开放政策之后社会的自由和富裕的氛围。作为玩世现实主义的先驱和中国前卫艺术运动的领军人物一员,艺术家创作了虚构和模糊的形象,来阐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国家的转变。

  《企鹅》作于2000年,时为岳敏君在“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引起轰动之后一年,捕捉了艺术家为人所知的自家肖像,其咧口大笑,滑稽地拥抱企鹅,高度超现实。

  林寿宇是第一位被邀请参与德国卡塞尔参加文件展(Documenta 3)的华人艺术家,时为1964年,并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基于东方哲学和中国泼墨风景的概念绘制半抽象作品而开始他的艺术实践。

  拍品中也囊括了数张常玉的早期作品,常玉为第一批留学欧洲的中国现代艺术家,纸本作品展现了艺术家流畅的线条及特有的手感:《裸女》(估价:20万– 30万港元)、《站立裸女》(估价:12万– 22万港元),及《横卧裸女》(估价:10万 – 20万港元)。

  劳力士型号1665腕表“Sea-Dweller”,是劳力士最顶级古董腕表之一。劳力士于1960年代中期开始研发潜水功能,配置专利的深潜重要装置:排氦气阀设计,让腕表的防水深度可达至水面以下2,000英呎。然而,坊间普遍认为无排氦气阀设计的“Sea-Dweller”腕表是这个型号的最早期模型,是劳力士特别为美国“Tektite”实验计划所提供的测试版本。这批无排氦气阀设计的“Sea-Dweller”腕表数量极少,据考不多于十枚。这件珍品特别配有双红字表盘,珍贵罕见。

  此件拍品源自瑞士重要私人收藏,本枚腕表拥有显赫历史,附有原装证书及收据,证明腕表于1970年4月4日在日内瓦沙龙(Geneva Salon)以6,490瑞士法郎购入。型号2438/1非常稀有,尤见于其玫瑰金物料,有别于同类型的传统黄金物料。玫瑰金的型号2438极度罕有,据考不多于十枚。

  在众多价值不菲的名表中,Edouard Juvet(爱德华·有喴 )的镜像珐琅八大件对表引起了众多到场藏家和媒体的关注。

  Edouard Juvet,在清咸丰年间开始制造并销售对表到中国,大受皇亲贵族的欢迎,成为当时重要的清朝御用钟表品牌之一。国际著名钟表大师矫大羽先生知名著作“大八件怀表”里记载“有喴 ”象征着“有威震四方”,从来在中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由此可想像,当时珐琅八大件怀表不仅是奢侈品,更是身份的重要象征。

  格拉夫出品的18.08克拉“哥伦比亚穆索”无浸油天然祖母绿配钻石戒指,颜色鲜艳饱满,明净亮丽,而且份量出众,切工比例均匀,再加上格拉夫为其设计的戒台,完美的珠宝珍藏就呈现在大家眼前。 18.08的重量喻意丰盛年年,更平添收藏价值。

  鲜见拍场的刚玉配钻石戒指,名为“帕帕拉恰”的天然“斯里兰卡”橙粉红色刚玉重21.20克拉,未经加热处理,闪烁夺目。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