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艺术品里的历史:辱骂奥斯曼苏丹的哥萨克是什么人?

  这是俄国最伟大的油画大师列宾,在1891年完成了这幅名作。画面中,一群扎波罗热哥萨克的首领,正在起草回复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四世的信件。

  我,璀璨帝国的统治者苏丹。先皇易卜拉欣一世之子,太阳和月亮的兄弟,神在地球上的子孙和化身。马其顿、巴比伦、耶路撒冷、大小埃及王国的统治者,万王之王,众主之主。无与伦比的骑士,战无不胜的统治者。耶稣基督圣墓的守护者,神钦定的代理,穆斯林的希望和藉慰,基督徒的依托和伟大的守护者。诏谕尔等扎波罗热哥萨克,自愿无条件的向我投降并永远臣服,永不在边境生患。

  你,土耳其的恶魔、魔鬼的兄弟朋友、路西法的下手。你算哪个恶鬼门子的骑士,用光腚都杀不死一只刺猬?这坨魔鬼的粑粑,你家养狗吃屎,你怎么不吃?你个婊子生育的玩意。我们不怕你的军队,大海和这陆地作证,我们战你娘亲!

  你是个在巴比伦打杂的,在马其顿修车的,在耶路撒冷耍马尿的。在亚历山大港操山羊,上下埃及的猪倌。亚美尼亚的懒虫,波朵利亚的窃贼,鞑靼的娈童,卡玛亚尼特的刽子手。你就是阴间阳界的傻X,真主面前的白痴,恶蛇的孙儿,老子那里的一个抽抽。你这公猪的鼻涕,母马的屁股,屠宰场生养的杂种狗,没受过洗的脑门子。去你妈的!

  我们扎波罗热人,告诉你这贱种,你别以为能养育些个信基督的种猪。现在我们做个了断,我们就不知道时日也没有个历法。因为那银月高挂天上,时年就在书中,这里的日头和那里的日头还是一个天!就为了这个你舔我们的屁股去吧!

  这封回信在俄罗斯和乌克兰这样的东正教国家中非常有名。以至于产生了许多的仿效作品和文章。但一般读者可能会一头雾水:谁是扎波罗热哥萨克?他们和土耳其之间又有什么恩怨呢?

  其实,扎波罗热哥萨克指得是活跃在17-18世纪之间的乌克兰哥萨克人。早在14世纪,东欧的波兰--立陶宛联邦的成立。原属于立陶宛大公国领土的乌克兰地区,也被并入联邦管理。当地贵族受到波兰传来的西欧天主教文化的影响,和底层的东正教农民的,分歧益加大。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乌克兰农民选择逃离原来的土地,来到尚属荒芜的第聂伯河流域,成为自由人。这里也就成为波立联邦外的一个不法之地。各种马贼、强盗,以及从克里米亚半岛逃亡来的牧民、冒险商人聚集在这里,形成了早期的哥萨克群体。哥萨克的名字即为领主管束不了的“自由人”。

  扎波罗热,指得就是他们生活的第聂伯河河畔。在乌克兰语中,名为“激流之外”。

  1647年,乌克兰贵族赫尔梅尼茨基,因为和当地长官发生冲突,前往华沙寻求公正解决未果。于是联合全乌克兰的哥萨克,发动针对波立联邦的起义。其中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就是扎波罗热地区的哥萨克。起义几乎将全部波兰势力赶出了乌克兰地区。在此基础上,他们成立了扎波罗热哥萨克酋长国。苏丹穆罕默德四世写信的对象,正是哥萨克酋长国的酋长们。

  酋长国本身也和土耳其人之间有着悠久的交往历史。早先金帐汗国的蒙古人,就以掳掠北方基辅公国的平民卖做奴隶,成为一门获利丰厚的生意。被土耳其招抚的克里米亚鞑靼人,又将这门生意发扬光大。他们先是和卡法城的热那亚商人联手,后来又与土耳其管辖下的希腊商人合作。大肆掳掠乌克兰地区的人口,并通过黑海港口卡法,贩卖到世界各地。

  作为回击,罗斯地区的大小领主们也雇佣作为自由人的哥萨克,侵入鞑靼人地区。他们抄掠和焚烧鞑靼人的财产,将其视为一种报复。由于鞑靼人已经在形式上效忠奥斯曼苏丹,所以这种春来秋去的打草谷行为,也被奥斯曼帝国看作是战争行为。

  17世纪前半叶,随着罗斯地区慢慢接受西方科技影响,这种入侵达到了高潮。17世纪的头25年里,扎波罗热地区的哥萨克,每年必出抄掠。他们洗劫克里米亚汗国境内的牛羊、商旅、城镇,处处烽火,人人害怕。相对的,克里米亚人也深入乌克兰地区抢掠人口。

  为了终止这种无休止的战争游戏,更为了能夺取乌克兰作为深入罗斯的基地。苏丹穆罕默德四世于1672年,对乌克兰名义上的主人波兰,发动了一次进攻。战争初期土耳其人暂时得胜,后来还是被波兰反击得手。

  既然武力解决不成,穆罕默德决定招降这些从波兰叛逃出来的哥萨克蛮子,让他们作为基督徒而为自己所用。

  平心而论,这是一招好棋,但是苏丹可能过于露骨的展示了自己的傲慢。所以信件不受扎波罗热地区的老粗们赏识。当时扎波罗热哥萨克酋长伊凡?谢尔科,命令抄写员按照自己和周围一群人的添油加醋,写下了前面大家看到的那段惊人回复。

  作为画家的列宾,从年轻时候就向往哥萨克人的自由平等精神。为了创作这幅油画,他观摩了许多当时名人的画作。可是这幅《扎波罗热哥萨克人致苏丹的回信》问世以后,仍然遭到批评家指责。他们认为画作不符合历史事实,把英勇的哥萨克人画成了一群暴徒。好在画家本人名声在外,画作最后被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以35万卢布的惊人价格收藏。

  穆罕默德四世并没有来得及教训这群野蛮人,就卷入了1676年开始的俄土战争。土耳其惨败在战争中惨败,丧失了对第聂伯河左岸的影响力。

  扎波罗热人的独立也并没有保持多久。随后爆发的大北方战争中,哥萨克追随俄罗斯沙皇彼得一世,奋战在北国冰雪之中,损失惨重。实力削弱的哥萨克酋长国,最终在叶卡捷琳娜二世时,被帝国政府完全吞并。1775年,象征哥萨克精神的扎波罗热要塞被俄军攻克,最后的扎波罗热酋长被流放。

  不过乌克兰的哥萨克,一直以自组织团体的形式保存了下来。在20世纪初的苏联革命战争中,乌克兰的红色哥萨克和白色哥萨克互相残杀。

  在近年爆发的乌克兰战争中,分裂武装的哥萨克雇佣兵和以扎波罗热哥萨克后裔自居的乌克兰右翼武装部队,再度上演兄弟互殴。就像是哥萨克人自己说的那样:只要有仗打,哥萨克人就不会消亡。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