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41亿元!2018年最贵中国艺术品昨夜诞生从日本家族重返华人之手

  11月26日,香港,贺建奎宣布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当晚,2018年最贵中国艺术品也“呱呱落槌”。

  是晚,相传是苏轼存世之作的《枯木怪石图》(又名《木石图》),在佳士得香港以3.8亿港元起拍,4.636 亿港币拍出(含佣金),约合人民币4.1亿元。

  这不仅创造了佳士得香港拍卖史上最高单件拍品纪录和苏轼个人作品的最高纪录,也成为历年来中国古代书画拍卖第二高价——第一高价是2010年以4.36亿人民币成交的黄庭坚《砥柱铭》。

  据雅昌艺术网报道,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在拍卖后的记者会上透露,买家“来自大中华区,所以一定是回到中国人手上”,还表示,公众有可能再见到《木石图》。也就是说,买家很有可能是艺术机构。

  高价拍出的背后,这幅旷世之作代表着中国文人画的新风,潜藏着文人偶像苏轼的悲欣人生,也饱负争议,并在千年来几经易手,甚至远渡东洋,承载了国恨与家仇。

  这是林语堂在《苏东坡传》序言中的总结。的确,在历史长河中,很难再找到如苏轼一般才华横溢、性情磊落的旷世全才。

  北宋,1037年,苏轼生于四川眉山的书香之家,19岁考取进士,笔墨了得,与父亲苏洵、弟弟苏辙并列“唐宋八大家”;为政亲民,修西湖、救弃婴,广为世人道;真挚有趣,制东坡肉,造“河东狮吼”,以至于 “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

  事实上,苏轼的书画造诣也精深高远:他的书法丰韵有力,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共入“宋四大书法家”;“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苏轼更首次提出“士人画”,对唐代发展而来的文人画进行理论概括与绘画实践。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他将诗词中的境界与绘画结合,而非画工的“形似”、“工于毫厘”,讲求“神似”、写意。

  正如此次拍卖的苏轼晚年作品《木石图》,图中怪石如蜗牛,枯木似鹿角,故宫博物院书画鉴定大师徐邦达的评价为“树石以枯笔为勾皴,不拘泥于形似。”

  可惜的是,虽然苏轼共有 2700 多首诗、300多首词和大量散文作品现存于世,但目前确认存世的画作仅有两幅——此次拍卖的《木石图》及藏于中国美术馆的《潇湘竹石图》。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