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雅昌专稿 对话吕佩尔茨:雕塑是什么?

  2018年12月4日至2019年3月10日,“重塑——吕佩尔茨雕塑及绘画作品展”在山东省美术馆举办,此次展览共展出15组(26件)雕塑作品,38件绘画作品(绝大多数首次在中国展出),这是山东美术馆完成四楼展厅改造工程后的首展,也是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的另一次全面呈现。

  12月7日,吕佩尔茨亲临山东美术馆现场,与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李振才、山东艺术学院原副院长刘大力展开了一场主题为“雕塑是什么”的论坛对话,让我们对新表现主义雕塑以及吕佩尔茨的创作思想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论坛对谈现场山东艺术学院原副院长刘大力、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李振才、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吕佩尔茨(从左到右)

  “近年来,山东美术馆作了一系列的大师展览,可以说取得了良好的成果,山东是一个美术大省,从事美术专业的人以及学美术的学生在全国首屈一指,我们虽然举办了很多的展览,但是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以及艺术家研究创作的需求,因此要做一些提升性的展览,吕佩尔茨的展览便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举办的,这也是我们第二次与德国贝尔集团合作。”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讲到。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谈到此次活动时表示:“吕佩尔茨是德国当代著名雕塑家、艺术家,他勤奋、善思、高产,关注艺术本体语言的表达,以及艺术自我意识的表述,将他的作品引进山东,通过国际艺术家对于文化现状的深刻思考,展示艺术不断突破语言界限的无限可能,有利于促进东西文化的艺术理念碰撞,给广大艺术家和观众直观丰富的艺术体验和启发。”

  而吕佩尔茨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讲到:“我的雕塑和绘画是联系在一起的,雕塑和绘画相比较来讲,雕塑作品更有感知能力,因为可以摸得到,但是绘画作品只有感知没有触觉。对我来讲,雕塑是一种绘画的升华。”

  张望:首先请吕佩尔茨先生谈下新表现主义雕塑的呈现方式和理念。还有新表现主义雕塑与本民族文化的内在联系。

  吕佩尔茨:我很高兴,在这里简单叙述下对雕塑的一些理解。我是一个画家,所有创作源泉来自于绘画,我的雕塑和绘画是联系在一起的。从十九世纪起有很多绘画大师做雕塑,比如说毕加索、马蒂斯,我认为绘画雕塑作品有别于雕塑家做的作品,因为他们的视角不一样。就像钻石一样,被切割成不同的平面,作为画家看的雕塑作品是不同的平面状态,而不是雕塑作品的整体性。当然我的雕塑作品上还有一些颜色,因为我是一个画家,所以所有的作品都有颜色。

  在家里我会做很多草图,过去很多大理石雕塑作品都会用草图创作出基本造型。一方面来说,这是希腊雕塑创作中的传统手法。另一方面,从现在角度来讲,我打破了旧的雕塑,再把它重塑出来。在雕塑中可以看到这种冲突,这是我一直追求的。希望今天对雕塑新的建设和做法,可以给雕塑带来一个新的领域,或者从另外一个视角看雕塑。

  吕佩尔茨:我很喜欢中国的雕塑,比如雕像,可以从雕像里面看出震撼感,当然,震撼的雕塑首先是尺寸大,我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大的造型,因为做雕塑是非常困难的,我的雕塑有绘画的元素呈现,或者通过雕塑给大家传递绘画的情怀,我非常喜欢做大的雕塑作品,因为从大的雕塑作品中可以呈现出人的不同情感。

  张望:李振才先生是中国著名的雕塑家,请您介绍下中国雕塑的发展以及您对吕佩尔茨先生雕塑作品的看法。

  李振才:这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可以近距离的观看新表现主义雕塑,这种雕塑相对来说还比较陌生,吕佩尔茨先生的作品,就像他自己讲到的那样,具有绘画性,强烈的以及情感。

  中国雕塑的发展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都是革命现实主义,改革开放以后,雕塑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以当代为主,是一种全面发展的状态,有具像的、写实的、抽象的、当代的、表现的,中国的发展并不落后。

  张望:李老师讲了中国雕塑发展的情况,刘大力老师,您对吕佩尔茨先生的作品有什么样的解读?

  刘大力:吕佩尔茨先生在讲话中一直表述他是一个画家、雕塑家,从我的角度看,他的雕塑非常专业,作品非常有冲击力,非常有激情,不是现实情节的再现,而是作者对于精神观念的诠释。西方雕塑所表现出的体量、分量的感觉、坚实的感觉,可以使人联系到米开朗基罗的雕塑。

  此外还有原始的力量,他从原始艺术吸收了一些因素,在作品里面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所以吕佩尔茨先生的雕塑很有个人特点和风格,这是艺术大师所具备的条件。按照中国雕塑家和中国雕塑的风韵来说,既有现实之象,又有抽象之意这么一种雕塑状态。

  为什么说很专业,因为他的作品有非常坚实的造型基础作为支撑。另外,艺术手法很熟练,作品呈现一气呵成的效果,这是艺术上必须具备的技巧的完整性。雕塑的肌理效果,再辅以绘画性色彩的表现效果,使他自己追求的表现主义的特色很明显的、非常集中的表达出来。

  德国表现主义被认为对二十世的纪欧洲有重要贡献,他们所倡导的这种理念以及强烈的画面效果,包括有不真实的幻觉似的画面,给中国当代的艺术家带来比较明显的冲击。对于表现主义雕塑,过去因为在划分上没把表现主义划分出来,就是表现主义的雕塑定位没有那么明确。通过吕佩尔茨先生的展览,为山东的观众提供一个看雕塑和认识雕塑的机会。

  张望:刘老师讲到了表现主义与中国的关系,非常有意思,那么表现主义的表现方式和中国的意象在吕佩尔茨先生看来是一样的吗?

  吕佩尔茨:表现主义追求的是抽象性,把原来的事物本象打破,重新塑造一种新事物出来。所以就产生了相应的雕塑艺术,这种雕塑艺术一开始就是抽象的。我的创作之中有很多东西源于希腊的某些雕塑,比如作品没有腿、胳膊等等。对于雕塑来说,这又是一种自由的创作,还属于雕塑,但允许他没有腿、没有胳膊,允许这样表现。

  我们可以通过雕塑看到黑暗面、明亮面以及大小等等,对于我来讲,可以通过雕塑给予更多的感受和视角。雕塑和绘画相比较来讲,雕塑作品更有感知能力,因为可以摸得到,但是绘画作品只有感知没有触觉。对我来讲,雕塑是一种绘画的升华。

  雕塑可以从不同的艺术创作手段来表现,因为雕塑是没有办法骗人的,但是绘画可以骗人,绘画可以通过不同的手段去展现不同的视角。如果给雕塑定义,它更写实,因为是一个实物,是艺术表现层次中最真实的,不需要粉饰更多的东西。雕塑有自己的气场,一个雕塑作品不需要背景,是一件完整的艺术作品。绘画作品就不是这样,需要很多外在因素展现。雕塑作品有自己的生命在里面,绘画作品中是没有自然生命的。一个画家做雕塑作品,可能更直接、更容易的表达。

  中国的绘画不是对自然的简单临摹,而是自己创作自己的自然世界。这是中国绘画里的精髓,比如树在里面只是一个符号、一个标识。中国绘画艺术有很多的思维,有深层次的意义在里面。但是西方绘画艺术很多源于一种信仰,我一直把中国的绘画和古希腊的艺术作比较。为什么中国的绘画从一开始就有这么好的作品出来,对于我来说,看到的所有中国古代绘画都是精品,但是西方的艺术中,有很多糟糕的作品,这里想说的是对于不写实的一种描述,中国人的思维和西方人的思维是不一样的。如果大家把两边的思想统一,你的视角会变的更广阔。所以我对中国的文化、历史包括埃及的艺术以及其他古老的艺术都非常感兴趣,因为只有扩大人的视角,才能吸收更多的东西来丰富自己。

  对我来说,一个艺术家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哪个背景,他们都会有很多相同之处,西方艺术家可以找出中国画的精髓,中国的画家也能找出西方绘画的精髓,对于现在的艺术家来讲,目前的创作最重要,有比较才有进步。从我的创作来说,希望艺术可以让大家更容易的接触和掌握技术,但这种尝试,会让艺术的神秘性失掉。现在有些艺术表现形式把艺术的自由性过度解读了,没有艺术的本身,艺术是需要创造的,是要技术性的,就像绘画是要学习的,造型艺术不仅仅是一种自我的情感的投射,也不是“一点”的东西,而是通过艺术家的手去表现自己的思维。

  张望:吕佩尔茨先生强调的这点,对于当下的艺术创作非常重要。现在有些先锋派或者是走的比较极端的艺术家,认为这个没有必要的。

  吕佩尔茨:我认为这些艺术家走了一条错误的路,因为造型艺术并不是让大家在家里消遣的,造型艺术是对时代的表现,造就的时代性越高,艺术价值就越高。

  我现在有一种感觉,就是我们想取代上帝做一些事情,想通过一些东西来取代上帝原本想表达的东西。像很多现代艺术家,就是“毒杀”美术馆的源泉,可能我也错了,可能现代艺术对于现代人来说只是生活日常的东西,我不需要通过艺术来证明什么,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艺术,而是一个产品。比如想象一下,艺术家用这个杯子喝水、这个椅子被艺术家坐过,这个杯子、椅子就被定义为“艺术”,举办展览的时候,艺术家已经不在,而展览方会想方设法让大家相信杯子或者椅子是艺术品,这不是我要的艺术,我希望自己的艺术被大家记住,可以传承下去,并不是只在现今被大家喜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