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读书:要警惕那些所谓代表作的坑代表作不代表文学艺术价值最高

  之前我在关于文学理论的内容里有讲过,文学作品的价值来自于接受者的赋予价值,而经典作品往往是几代人不断的赋予其价值,最终把它们捧上所谓的经典系列之中,这样我们就应该理解,其实文学作品的价值是动态的,变化的,是一个通过不断赋予的过程中体现出来的,因此不同时期,不同的审美标准就带来不同的经典选择,如当今被称之为经典的沈从文《边城》,在曾经八十年代之前,是不被主流认可的一本书,而今天却完全不同,甚至被奉为经典中的经典,这就是动态审美价值的一个体现。

  因为有了这种文学价值的动态变化特点,因此就会出现我们阅读被影响,被误导的问题,因为所谓经典书目,本身是一个被构建起来的概念而已,这种概念的变化,也就会左右着我们的阅读审美趣味和层次,有没有一种永恒不变的元素?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遵循,而尽量不被时代局限?在文学理论里有两条:作品的艺术价值和作品的可阐释空间。这两项在当今文学理论里看,是具有永恒的属性品质。

  为了避免这种外来影响,我们一般会根据情况选择通读与细读相结合的方式,尽可能的避免被一些所谓的代表作,必读书目所迷惑,同时我们也要对代表作的概念进行一个深刻而理性的理解,代表作不一定是最好的作品,这一点很多人都忽视了、误导了,代表作在某一方面,也许仅仅代表了作家的写作平均水平和基本特点。

  在这一点上我找了一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比如我们阅读新诗,都会读胡适的《尝试集》但他的新诗水准仅仅处于婴儿水准,只因为他是新诗第一人,因此在这一点上就成了代表作,这个代表作背后的概念不是艺术价值。还有如巴金的代表作《家》,其实《家》这部作品也不是巴金最好的作品,巴金最好的作品应该是中年时期写的那些如《寒夜》《第四病室》等,只是前者更具有某种历史意义,后者却提供了更为深邃的思考命题。

  当历史意义淡化,深邃的思考命题就是审美的重要标准,每个代表作背后都有独特的被代表的意义,艺术价值不是唯一的意义,还有历史意义,纪念意义,意识形态的界定意义等等,因此不要以为代表作就是具有最高文学艺术价值,这样就容易被误导,影响自己阅读体验和阅读期望,当然同时也需要自己具有较好的鉴别能力,才是最终避免这种被代表、被误导的坑。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